cherry

just for writing

分享今天洗澡用的歌单

Forever–Jin Akanishi
Trouble Maker–Wideboys Radio Edit
Tidal Wave–Sub Focus

我躲藏在树荫之间

微风拂过了我的脸

青草味轻触我的鼻尖

胸腔满溢的是花的香甜

一如你带笑微阖的眼睑












暗恋(开勋)02

吴世勋分到的是一个被s大学姐称为半山小别墅的宿舍楼。当他带着行李跟着学长上到六楼宿舍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在收拾着了。初次见面又是各自忙碌,理所当然的,尴尬的气氛笼罩着。吴世勋和志愿者学长道了个谢之后便也开始收拾床铺。

四人的宿舍,只到了三个人。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吴世勋看见了坐着养着自己的两个人。他们脸上有着友好的微笑,有点余留的尴尬,有好奇。吴世勋能感觉到,他们带着的都是善意。

对视了许久,终于有人先开了口。他叫都暻秀,他是G市人。G市是吴世勋的家乡,两人又是说了几句方言。他喜欢唱歌,原本打算考音乐学院,因为家人,所以来了s大。他眼睛圆滚滚的,让吴世勋想起了在神乐坂的那只猫,不禁地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另一个人叫张艺兴,和吴世勋一样是H市人,仔细一问,两人住的地方隔得很近,两人都为找到了一个能一起回家的人感到高兴。谈话间,吴世勋有这样的感觉——张艺兴大概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他说话语调温和,像清泉流过山野,划过心田。他说他从小就喜欢跳舞,而且临近高考也坚持跳舞。这让吴世勋有点惊讶,张艺兴原来是个如此执着的人。

吴世勋简短地介绍了自己,还分享了会在日本旅游时发生的一些趣事,又在两人的好奇下,谈了谈他热衷的摄影。在交谈之中,吴世勋知道了自己是年纪最小的一个。

到了差不多吃中饭的时间,三人结伴一起去饭堂。

吴世勋想,大学生活大概不会难过,因为在一开始,就开了个好头,不是吗?

吴世勋从小就被教着独立,铺床铺挂蚊帐诸如此类的事情自是熟悉。所以在回到宿舍,看见最后一位舍友胡乱拉扯着蚊帐后,虽然原本打算让那人自己琢磨出个所以然,还是在二十分钟过去之后,坐不住地去帮了忙。

中午和下午之间过渡的阳光照射进来,给吴世勋打上了一层光圈。薄汗微微渗出,他皱了皱眉。

然后吴世勋听见他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金钟仁”
吴世勋转头向下望去,是一个映衬着阳光的笑容,是这个年纪的男孩有着的爽朗和真诚。他看过很多这样的笑,他却觉得他现在看到的这个笑是唯一的与众不同的。这让他直想举起相机,像是最好的风景,在最好的光下。他觉得他的眼睛在这一刻代替了相机,带着柔光的效果,把眼前的人照进了脑海里。

吴世勋转回了头,手上的挂着蚊帐动作没有停下,他淡淡地说:“我是吴世勋。” 却在心里泛起了层层涟漪。



最近太忙,西经虐得我心慌。
为了六月不裸考,昨天开始新征战。
实际上,现在我把这篇文原本的脉络全打散。三心二意,陷入了瓶颈,这短短的一段就当做是过渡,会好好考虑的。
两个月了,开勋终于见面了……

情书

嘿你知道吗
喜欢你的这件事
很幸福

碎角

在某一个街角
地面开始破碎
龟裂的柏油路
裂缝蜿蜒放射
那些讨厌嘴脸
那些恶毒虚伪
那些奸诈算计
前一时分讽笑
后一分秒坠落
所有那些罪恶
弥漫的厚乌云
深扎的人性恶
所有劣质人类
埋葬在这碎角
裂缝无声闭合
当再有人走过
惩罚由此开始
深渊下的恶人
感受万次踩踏
这是惩罚惩罚
要切记要当心
在行恶的毒瘤
有一天你走进
走进某个碎角
裂缝悄悄出现
下一秒会在哪
在深深地缝下
等待万人惩罚
这里没有救赎

I love you more than I do.

暗恋 (开勋) 序–01



我是吴世勋,今年三十岁。
在我大一那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叫金钟仁。
他是一个好人。
暗恋他,是我做过最幸福的事。

01

烈日炎炎。
在六月毒人的阳光和聒噪的蝉鸣下,吴世勋结束了高考。走出考场,没有想象中轻松,也没有沉重,没有热情相拥,没有分别的泪水,一切如常——就好像一个暑假之后又要再见一样。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吴世勋在日本旅行。家里来电话的时候,他正走在神乐坂,举着相机对准了那只一脸慵懒睡着午觉的猫。

吴世勋接起电话,传来的是妈妈带着欣喜的声音:“吴世勋!你记得你今天要查成绩吗?我帮你查了,超了s大的划线四十分!”
即便是隔着电话,他也能想象到他妈妈抱着电话蹦蹦跳跳的样子了。
他笑了笑,撒着娇说:“妈妈,这不是当然的吗,早就说过不用担心的嘛,就你最紧张。爸爸呢?”
吴妈妈囔几句把电话递给了吴爸爸,吴爸爸向来稳重,跟吴世勋说了句恭喜又交待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把手机揣回兜里,吴世勋重新举起相机,却发现那只睡觉的猫早不知跑哪去了。他瘪了瘪嘴,抬起步子说着阶梯往下走。他吸了吸鼻子——唔,我要上大学啦。

他抬头,唔,天好蓝,云好白,空气都泛着清新的味道。心情真的好好。

三个月的假期几乎在旅游,探亲,聚会,睡觉之中度过。剩下的时间,他都在电脑上修着相片。修片在吴世勋眼里看来和照相一样有趣,他觉得修片就像是给相片换上合适的衣服,让相片看起来更有味道。

假期的最后一天,吴世勋起了个大早,小声地呜哇了几声,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爬了几步,跪在床上,手扒拉着飘台,望着窗外,满是惬意。

“今天的天气真好”,吴世勋仰面,清晨温软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伴着房间里空调运转的声音,他嘴角上扬。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开始刷牙洗脸,牙刷到一半就听见妈妈在楼下喊着:“世勋,快点起床下来吃早餐。” 吴世勋含着满口泡沫应了句:“知道了!” 加快速度,换好衣服,他打开房门。啪嗒啪嗒,是下楼声。
吴世勋想,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对吧。

早饭过后,吴世勋拖着行李箱和吴爸爸吴妈妈一起出了家门,今天是去学校的日子。s大在吴世勋所在的城市的旁边,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不远。把行李放到自家车子的后备箱,吴世勋坐进了后座。车子启动,吴世勋转头看了看视野中越来越小的家,不由有点伤感,吸了吸鼻子,还是第一次住宿离开家呢。又在吴妈妈的唠叨声中,睡着了。

两个小时后,吴世勋被叫醒,睁开眼,往正前方看,是s大的门口。

吴世勋打开车门,走下车,抬头望了望校门。而后他举起挂上脖子上的相机,

咔嚓,

吴世勋的大学生活从这里开始了。


【话唠:纯粹是自己无聊写来给自己看的,我知道自己文笔很渣,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的类型。喜欢把自己萌的点重叠加在一个地方。如果有人不小心点进来看到这文,那什么,轻点吐槽…一章很短是因为刚开始写就已经卡住了…因为深夜兴奋自己就把原来设定的角色给推翻了。话唠都比正文的一段长了。最后,随时坑,因为我可能会忘记…】